全球银行降息幅度巨大
来源:    发布时间: 2015-07-27 22:12   1041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全球投资者正迫不及待地盼望着这个夏天能早点结束,让他们“讨厌”这个夏季的并不是引发高温的厄尔尼诺现象,而是美联储的最终审判。


 

    全球投资者正迫不及待地盼望着这个夏天能早点结束,让他们“讨厌”这个夏季的并不是引发高温的厄尔尼诺现象,而是美联储的最终审判。

  他们心中都在焦虑地思考着一个问题,在2015年的第三季度,美联储是否真的会从全球其它大多数央行的宽松货币潮流中逆流而上——开始加息。

  当全球或大或小的央行行长们仍在疲于应对金融危机后遗症和低通胀风险而倾向于继续保持货币宽松来维持经济增长之际,美联储主席耶伦所吹响的加息号令又向他们的心脏给予了重重的一击。

  在美联储的加息暗示和大部分国家降低信贷成本的意愿之间,一种两极分化货币政策气候正在形成,而这种前所未见的极端气候现象所引发的美元升值或将带给全球另一场新的危机。

  33VS16

  7月23日,新西兰央行宣布降息,将官方隔夜拆款利率下调25个基点,至3.0%,虽然这是该行两个月来的第二次降息,但分析师却普遍预计这一降息幅度并不足以刺激新西兰已经降至0.3%的通胀率,他们在2015年结束前仍有可能会再次降息。“我认为该行会在下次会议上降息25个基点,然后在10月再降息25个基点。”德意志银行首席分析师达伦·吉布斯说。

  仅仅两天前,同样受困于经济增长乏力,匈牙利央行也刚刚将其基准利率下调了15个基点,而这是该行连续第五个月降息。

  然而,新西兰和匈牙利央行的选择只不过是2015年全球大多数央行“摇摆”货币政策的一个缩影。截止到7月23日,在全球央行信息网追踪的93个国家和地区央行中,共有33家央行参与到了降息的“接力赛”中,虽然他们在数量上只占到全球央行数量的三分之一,但他们所代表的经济总量却几乎占据了全球经济总量的50%。

  这33个参赛名单中既包括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也包含受美元升值影响最为严重的大宗商品出口国——澳大利亚、俄罗斯、加拿大等国。

  虽然这33家央行参与的是同一场降息“接力赛”,但其奔跑的次数和距离却大相径庭。其中最卖力奔跑的是俄罗斯央行,今年以来他一共降息四次,总降息幅度为5.5%,而紧随其后的是他的“金砖伙伴”——中国和印度,二者分别降息3次,幅度为0.75%。截止到7月23日所有参与降息“接力赛”的33个国家央行一共奔跑了61次,总共降息幅度为17.3%。这一数字排在2001年以来全球央行年度降息幅度的第二名,而在它之前的则是金融危机最为严重的2009年,当年全球央行降息幅度为20.7%,目前距离近15年新高还差380个基点。但2015年的赛程只是刚刚过半,如果市场对于美联储将于2015年9月加息的预期进一步升高,更多的央行将改变他们的货币政策,以便未雨绸缪。

  据《华尔街日报》给出的2015年全球央行第三季度货币政策预期显示,在这一季度中仍大约会有12个央行继续选择降息,仅在7月前三周,就已经有7家央行宣布了降息决定。排在名单上的还有中国、俄罗斯、韩国、泰国以及已经位于负利率区间的瑞士。虽然全球金融危机已经过去了7年,但世界经济却依然戒不掉央行流动性的“补氧”。

  与全球大多数央行选择背道而驰的是,另外16个处于通胀煎熬中的国家却不得不被迫加息。与美联储和英国因经济向好选择加息不同的是,这些国家的行为更像是一次冒险。受财政与贸易“双赤字”威胁的巴西已经在2015年的前六个月中做出了“月月加息”的决定,其基准利率已经升高至13.75%。而分析师预测7月其也难逃加息命运。与此同时,饱受战乱的乌克兰在今年3月更是做出了一次性加息10.5%的决定,将基准利率上调至30%。

  在美联储以及英国央行即将展开自己的利率正常化之旅时,被他甩掉的伙伴却有可能会在左右为难的境遇中遭遇新的危机。

  “美元危机”

  自2009年以来,驱动全球金融市场不断膨胀的关键因素是低利率和充裕的流动性。据估算,超过80%的股票价格上涨均在某种程度上受到了量化宽松政策的支持,而股票市场、大宗商品市场、房地产市场的价格上涨又支持了全球资金的快速流动。其中尤其是新兴市场更是受到了巨额资金的青睐,因为投资者可以在这里寻找到更高的回报。

  金融危机以来,全球央行注入市场的流动性规模大约为10万亿-12万亿美元,足以为地球上的每一个人购置一个平板电脑作为礼物。然而美联储的加息,以及由其加息所引发的全球货币政策分化却有可能会终结这场“狂欢”。

  7月23日,就在新西兰央行宣布降息的同一天,美元再次重返四个月高位,当天美元指数收于97.72点,自2015年以来美元指数的涨幅已经超过了8%。而从美元的高歌猛进中听出悲凉之音的恰恰是与其走势一向成反比的大宗商品市场。

  当天追踪22种原材料的彭博商品指数跌至13年新低,甚至比2008年金融危机和2010年欧债危机时还要糟糕。大宗商品已经成为了投资者避之不及的领域。从原油、贵金属、小麦到糖几乎无一幸免。黄金价格已经连续第11个交易日收跌,这几乎是近20年来黄金交易历史中最长的一个连跌周期。截止到7月23日,黄金价格当周跌幅超过5%,而年内累计价格下跌恰恰与美元指数上涨幅度重合——均为8%。

  另一种大宗商品也遭遇了与黄金同样的“嫌弃”,国际原油价格再度跌至50美元每桶下方,为4月以来最低水平。

  “美联储加息的信号正在大宗商品市场中刮起一场完美风暴。”《加特曼投资通讯》主笔丹尼斯·加特曼表示,“在这样的背景下,商品市场的持久熊市已经在酝酿之中。美元兑一揽子货币在过去一年中已经上涨超过了20%,强势美元将横扫大宗商品市场中的每一个商品领域。”

  比美元升值有可能会刺破金融市场泡沫更严重的是,它有可能会造成全球债务大厦的倾倒。

  过去6年间美国十年期基准国债的收益率从2.96%降至2.32%。低廉的借贷成本激发了全球投资者排队领取“免费午餐”的冲动,而其中曾经备受投资者青睐的新兴市场自然也成为了资金流入的“洼地”,但是一旦美联储加息引发资金逆流,流动性退去后,洼地也许将变成“深坑”。

  据BIS数据显示,2008年以来,新兴市场借款人总共发行了约2.6万亿美元的国际债券,而其中大约四分之三是以美元计价。与此同时,跨国银行向新兴经济体发放的跨境贷款在2014年年中总计达3.1万美元,这些贷款大部分也是以美元计价。强势美元的回归将意味着在支付这些债务时,借债人将不得不支付更高的成本和利息,而这对于相对美元货币贬值幅度更大,外汇储备更为薄弱的经济体来说,简直就是一场新的灾难。

  截止到2015年6月底,彭博追踪的20种新兴市场货币指数已经下跌超过7%。据接受彭博调查的40名外汇分析师预计,新兴市场的货币下跌仍将继续。他们预计,24种主流新兴市场货币中,有18种将持续贬值,直至明年年中。在2015年上半年表现最差的新兴市场货币分别为阿根廷比索和印尼卢比。

  然而即使是作为外汇储备世界第一的中国也面临着一些棘手问题。虽然据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目前包括中央债务在内的政府债务占GDP之比仍在60%的全球公认安全线以内,但是中国企业的负债情况却日益严重。据路透社对中国近1400家公司进行调查后发现,中国企业债与GDP之比是美国的2倍,这些企业债在过去5年急剧恶化。国际评级机构标普称,未来5年中国企业债将增长77%,达到28.8万亿美元。“企业债务增加并不一定意味着危机一定会爆发,但是这的确是一个示警信号,而如果想摘除这一警报,中国则必须继续加强市场化改革。